18分上大学谁的错-

18分上大学谁的错?

当联考成为升学主义的象徵,许多人视它为洪水猛兽,近十年来,多元文化的兴起,结束了单一升学方式的填鸭式教育。废联考改教育方式,原本的美意是拟以多元入学替代方式,均衡教育机会、减少学生补习的时间、降低考生的压力,更重要的是来自于低社会阶层家庭子女能藉此获得更多的教育资源。然而近日热门话题之一,「十八分上大学」,却打破了这样的美梦,受教育十八年的应届考生,平均一科只要考二点八分,就有大学可以就读,对教育部推动的十二年国教的确有如一计当头棒喝。

教改推动十余年,空有理想,贸然施行,在缺乏事前周延计画与研讨之下,日渐浮现问题。教改实施初期主张广设大学,无非希望提升人力素质,减轻升学压力,但落实到政策,却不敌少子化效应,十几年后招生人数远远超越新生人数,新设高学费的私立大学,在缺乏办学资源与经验,招不到优秀的学生,教育资源的浪费不遑多论,而教育部现在才要研拟设定录取门槛与建立退场机制。

18分上大学,谁的错?联考制度在我国施行已久,注重文凭的社会里,挤进大学窄门是所有学子的目标、父母的期盼、乡里的荣耀,要将一元化的教育体制转化为多元教育方式,是需要在解决了严重的升学竞争之后才能来改善教育。升学竞争对社会的影响是全面的,教改单位应多注重升学竞争对教育的不利影响,而思考改善之道,面对这一问题时,决不能轻易地提出「脚痛就砍脚」的主张,好比因为学生升学压力过大,所以增设大学,广增大学名额,而忽略教育品质。

平均一学科不到三分,在基础教育尚未充分奠定的情况下,对于延续的高等教育能否吸收,的确值得探讨。高教政策有必要从国小开始把关,不能因为大学录取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六点二八,就轻易让学生放弃学习国、高中基本教育,良性的竞争有助于学生程度提升,适时的检定亦有助于教师辅导学习落后的学生。为避免大学程度的M型化,未来除了应限定大学系所增设的门槛,更应着重于国小、国中、高中的能力检定。检定能力除了能确认学习的效果,更能藉由检定结果,促使教师针对学生性向、资质,提供不同课程选读,补强学生弱势能力。

在强调智育的一元化教育转至多元文化教育的途径中,如何从错置人才到人人皆精英,是需要集结众人努力与专业的探讨,不能仅是一时的政治宣示,未来教育政策亦不应再有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主张。期待未来多元文化教育的来临,能创造出行行出状元,而非人人皆有大学唸。

相关推荐

永利279999|产品专业|绿色发布|网站地图 申搏sunbet360 申博sunbet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