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分就能上大学,高教品质付诸流水?

18分就能上大学,高教品质付诸流水?

今年大学指考放榜,录取率96%再创新高,若再扣除重考生录取率几乎接近100%,今年的最低录取分数也再创新低,有考生加权之后总分才18.47分就录取了资讯科技系,此可算是台湾教育的另一奇蹟。


近年来,台湾新生儿出生率每年不到20万,远少于目前高等教育所开出的招生名额,在粥多僧少的情况下,未免稀释教育资源,在提升高等教育品质的前提下,必须将现行的教育政策做一番思考与调整。

一、量的管制


目前台湾大学院校的总量约为164所,广设大学的结果造成教育经费相对的紧缩。在人人都进大学的情况下,大学不再是菁英教育,而其教育品质也因总量暴增的影响而更加压缩。


高等教育在质量上严重失衡,其关键在于教育当局忽略高等教育机构的总量管制,问题是当量变无法带来质变的同时,我们的教育政策实有改善的必要。


通常来说,大学评鉴普遍被认为是一个可以提供学校办学绩效优劣的指标,不仅考生可依据评鉴结果来获得各高等教育机构办学绩效的资讯,也能藉此鼓励大学追求卓越。更重要的是,透过客观的评鉴制度,能让不符潮流或是绩效不彰的科系进行合理的退场。


在市场竞争和社会需求下进行总量管制,整合资源,集中分配,如此即能在整体上逐步提升大学的研究和教学品质,并提昇其面对全球化时代的竞争力。

二、质的提升


大学录取分数屡创新低,导致大学学历年年贬值,不仅高等教育的毕业证书不能成为人才的品质保证,更不能以此文凭在就业市场上获得企业的青睐,如何在竞争激烈的人力市场中脱颖而出是未来大学毕业生所面临的现实问题。


教育有关当局除了应设置大学入学及毕业的基本门槛,让大学培养的毕业生出社会后能在品质上获得社会认同之外,更重要的是,国家人才的培养应从小扎根、从基础做起,不仅是大学阶段的教学品质要控管,更应从高中、国中甚至国小做起,在基础教育中即针对教育资源、政策、方式进行系统性的品质管制,以提升学生学习成效。另外,应以适才适所的教育目标来提供教学服务,唯有启发学生的多元智慧,协助其适性发展,才能发挥学生无限的潜力与提升未来竞争力。


此外,让幼稚教育向下深化,让义务教育延伸至五岁,不仅能减轻年轻父母的负担,更可透过国家一致的教育目标来带动整体学习成效,让台湾的人才培养,得以在初期即具缜密细緻的规划。


三、引进外籍学生


在高等教育供需失衡的状态下,台湾绝不能闭锁,教育当局应该採取更积极的作法为高等教育机构提供更多元的入学管道,以吸收外国学生就读,如此不仅能让台湾学生体认种族融合以及体会多元文化的精神,更能让彼此增进国际观与视野,与全球化发展接轨。


大学是台湾可供应用的教育服务业,教育是展现台湾软实力的机会,开放外籍学生及陆生来台就学,运用台湾高等教育数量的优势让台湾教育单位进入国际化,继而在互相学习切磋之下增进本土学生的学习力。


现今各大学每年招收的外籍学生仅佔该年新生的百分之一,教育单位若能为教育环境做一有远见的擘画,期许台湾能在未来像新加坡一样,每年招收百分之八的外籍生,如此不仅可维持高等教育的人才水平,也可解决大学招生困难的窘境。


台湾是海岛国家,多元文化的融合发展是其稳健成长的关键,长远来看,台湾教育与国际的交流已是必然,若能及早规划,在教育竞争市场上佔一席之地,如此,台湾的教育地位才不至被边缘化,也才有无限发展的可能。

四、提高教育经费


据中国科学评价研究中心所发布的「世界一流大学竞争力排行榜」,其中台湾大学一百三十五名,北京大学一百九十二名,香港大学一百四十九名,两岸三地无一所大学进入世界前一百名,但美国的哈佛大学排名为世界第一。


虽然影响高等教育竞争力的因素甚多,但其中最重要的却是现实性的经费问题,以台湾的高等教育经费来说,民国八十年,每位大学生约分到二十万元的教育经费,如今却已降为十三万。今年教育部编列的高教经费为八三四亿元,而这却只是哈佛大学一年的预算。


教育经费虽逐年增加,但却赶不上学校与学生成长的速度,教育支出又因大学数量没有严格把关以致资源稀释,恶性循环的结果让台湾高等教育品质无法再精緻、再提升。


而由于教育经费分配不足,加诸物价波动,于是只能转嫁于学生学费之上,据统计,今年依然有三成以上大学院校调涨学费,高学费问题增加了工农阶级的经济负担,也相对的减低了社经地位及家庭收入较不理想的学生的学习机会。


为维护社会正义,也为了国家整体发展,其具体作法是,除了透过评鉴机制予以减缩办学不力的学校或科系的补助,以挹注更多资源与绩效显着的高等教育机构,更重要的是,将教育项目列为国家重点发展计画,将教育经费由现在GDP的4.4%逐年提高到6%,并予以妥善规划运用,摒除浮夸与浪费,聚焦在图书、人力、教学软体相关资源等方面,如此必能让台湾高等教育品质提升,创造更高的国际竞争力。

五、健全技职教育


以技职教育来说,自民国八十五年开放改制后,每年约有五到六所专科改制为技术学院,尔后又视升等大学为学校经营的目标,这是社会上对高等教育的迷思,让校名成了办学素质与招生的保证,新改制的学校在课程上多半複製原有的大学系统,而在师资聘用上更忽略了实务经验的基础,影响所及,让原先技职体系独特的教学特色失焦。


技职教育原是配合国家经济建设发展需要而设立,一味改制升大的过程,应该回归技职教育的目标,让专业技术学习的精进,以及培育大量的高阶技职人才的初衷得已被彰显,此外,教育当局应从高职阶段起即正视技职教育,让学业基础能力普遍较弱的高职学生能加强其专业技术操作力与专业知识学习力,并佐以免试、免费的配套措施来鼓励在专业技术上有兴趣、有潜力的学生,


技职教育应志在培养有相关基本能力与核心能力的学生,此有别于一般重视理论研究的大学系统,若能在进入高等教育阶段前,即针对性向和能力、兴趣进行分流,则不仅能确实筛选进入高等教育的人才,也能减少社会成本的浪费,更重要的是,让人能尽其才,各司其职,建构国家人力资源的稳固基础。

台湾高等教育的问题透过高录取率与成绩的探底来呈现,然这些显性现象却只是诸多困境的冰山一角,唯有兼顾高等教育的量与质,让总量进行管制,让质量积极提升,并开放外籍学生入学让高等教育人才在交流激荡下更加具竞争力,此外,逐年提高教育经费,为人才养成深耕,并正视技职教育,确实让人才适才适用的分流,以为社会各阶层所用。如此,台湾的高等教育始能在务实和远见的理想下,稳固的立足台湾,展望国际。

相关推荐

永利279999|产品专业|绿色发布|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菲律宾申博138娱乐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官方网站